RSS
首页 > 中原工匠 > 正文

孟祥忠:难度最大的零部件我来加工

http://www.workercn.cn 2018-12-19 10:32:01   来源:中工网——《河南工人日报》   查看评论

图为孟祥忠正在认真加工零部件。

  我叫孟祥忠,是航空工业新航集团平原公司高级技师,孟祥忠劳模创新工作室的领头人,河南省总工会兼职副主席。

  1988年,我从新乡市技工学校毕业后,走进了新航平原公司机加分厂钳工组。时光荏苒,岁寒交替,转眼间我在航空战线上已经奋斗了30年,从一个毛头小伙变成了一个中年大叔,从一个做梦青年变成了一个筑梦铁汉,也从一个学徒小兵成长为一名工友们心目中的老班长。岁月在我的脸颊上雕刻上了春秋轮回的年轮,也留下了记载我进步成长的印痕。

  这期间在组织的关怀和培养下,我不断发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刻苦努力、创新创造、攀登高峰,技能上得到很大提升,事业上也取得了一点成绩,获得全国劳动模范、航空工业首席技能专家、航空工业优秀共产党员、航空之星、河南省技术能手、新航集团首席技师等荣誉。2016年10月,我又非常荣幸地被选举为河南省总工会兼职副主席,刚刚结束的河南省工会十五大上我再度当选河南省总工会兼职副主席。这些成绩和荣誉的取得体现了党对产业工人队伍的认可,同时也是对我个人努力的认可。

  精雕细琢 精益求精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要“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者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这些话,真是说到了我们产业工人的心坎上,也更加激发我扎根一线、爱岗敬业、创新奉献的无穷力量。

  说起工匠精神,我的理解就是“精雕细琢、精益求精”,要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要不惜花费时间精力,反复改进产品,把加工精度从99%提高到99.99%,这也是我工作中遵循的标准。我深知,发扬工匠精神不能只凭一腔热血,更要有过硬的技术本领。在企业里,“跟师傅学、向书本学、在实践中磨炼”,是所有新员工取得进步的必经之路,我不能也没有绕过。但我在学习中多了一套“备份”,那就是思考和总结。我认为,要把技能打牢靠,不能只精于手,还要深记于心,只有磨炼、思考加总结才能达到真正的提高。经过多年的磨炼,我熟练掌握了钳工技术,并于1998年考取国家级技师资格,2003年考取国家级高级技师资格。

  一次重大的技术突破,就能产生一次重大的工艺改善,一次重大的工艺改善就能在某一环节上优化企业的生产方式。一次加工某产品偶合件配合阀套和阀芯,按设计要求零件圆柱度公差仅为0.001mm,零件配合后零件间隙为0.003mm,通俗地说就是要达到一根头发丝1/70的精度要求——工艺技术要求之高实属罕见。而且由于西方的先进技术成果对我们国家实施封锁,国内又鲜有公开资料可查,所以这类精密加工技术根本就没法借鉴。在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首先研究分析该偶合件的结构特点,打破传统零部件设计加工思维模式,采用“反推法”进行设计加工,即变精加工到半精加工再到粗加工。经过一步步破解技术和操作中的难题,我从研磨设备到研磨工具的设计、从研磨余量的确定到研磨膏品种粒度的选定、从粗加工研磨到精加工研磨抛光、从研磨的操作手法到研磨后的清洗等,进行了大量的试验、摸索,逐渐找到了保证加工精度的办法,终于成功完成了这一零部件的工艺编制和加工任务。0.001mm的精度,远远超过了我们企业最精密检测器具的测量精度,同时也填补了企业在此项加工技术领域里的一项空白,成为新航集团又一项核心技术。目前,这一技术被广泛应用到了国内航空、动车、工程机械等领域关键零部件的精密加工上,正在为企业的发展不断提供技术支持。

  近几年来,我自制工装百余套,技术革新几十项,废旧刀具工装再利用600余件,还编写了《机加件光饰工艺规范》《插板式活门研磨工艺规范》等行业和工种规范要则,填补了企业在工艺上的很多空白。

  最难零部件 我来加工

  2012年,新航集团创立了一所班组长学校。这个特殊学校对新航集团990多个班组的班组长分期实施轮训。我也是这近千名“兵头将尾”中的一员。但是,本应是学生的我,却被学校聘为讲师,让我结合自身实际为班组长们讲述如何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班组长的课程。

  大家都说我是技能上的排头兵,所以每遇到加工难题,我作为技术“大拿”都要往前冲。军工产品只有花样翻新才能克敌制胜,在这一思维主导下,新材料、新工艺应用非常多,零件加工精度及难度日益提升,我就主动承担起加工难度最大零部件的任务。

  往往思维新、花样新的产品都是第一次干,谁都没有经验。例如某一产品零件壳体体积大,形状复杂,零件上需要加工10余个深度超过140mm的深孔,直径分别在4mm、5mm,这些孔不仅要相互交叉,还要与其他壳体上的内腔相交,而且大多是倾斜交叉,有的孔需要从15°斜面上开钻,稍有不慎,相交的孔就很难在140mm以外的位置交叉。针对这种情况,我经过精心钻研,将140mm长的钻头,通过改变螺旋槽长度的办法分别自制出长度不同的钻头,以此增加钻头的刚性,确保加工的孔不偏斜,最后达到了设计要求。这个零件的加工技术随后成为新航集团平原公司机加分厂的“压箱底技术”。

  做好兵头将尾

  人们都把班组长称作“兵头将尾”,我的理解是,班组长既要干小兵的活,还要想将军的事情。因此,我首先做的就是提高大家的技能水平。“兵好好一个,将强强一窝。”在我的带领下,班组里的青年工人有的通过了技师考试、有的通过了高级技师考试,并在各类技术比武中取得了优异成绩,成为生产中的中坚力量。我毫无保留地把自己掌握的加工常识和经验与工艺、设计人员交流,供年轻的技术人员参考和借鉴;我通过每天的班前会,给大家讲技术、讲操作、讲规范。目前,我们钳工组27名组员中有5人是高级技师、5人是技师,其他都是高级工,成为我们公司技能水平最高的班组之一。孟祥忠班组也荣获了全国工人先锋号等称号。

1 2 共2页

[责任编辑:刘英杰]

相关新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我要留言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